牛牛小说网 书库 穿越小说 大明铁骨 第131章 何人(第二更,求支持)

第131章 何人(第二更,求支持)

小说:大明铁骨| 作者:无语的命运| 类别:穿越小说

    面临皇后的发问,那些太医们,谁都不敢说什么,他们既是不敢,同样也是不能,他们之所以不敢,是因为作为太医的他们,能够隐约的猜出来,这件事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朴。

    皇上并不是简简朴单的病了!

    这一点,但通常个学医的人都知道,更况且他们照旧太医,是全天下敢好的医生,可也正因如此,他们才不敢说,因为作为太医,他们深知其中的秘密,没准,他们这边不外只是一说,那里就连自己的家人也随着受累。

    作太医必须要学会自保!

    所以,他们不敢说。

    至于不能说,是因为,他们确实不知道皇上到底是怎么回事,即即是从医几十年,他们也不知道,这世间有什么病能让皇上得上现在这样的病,更不知道,什么样的毒,能把皇上毒成这样。

    “这,这,臣等实在不知道皇上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也,也许是舟车劳累,只要、只要加以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皇后的问题,却又不得不回覆,于是乎,他们的回覆甚至可以用“乱说八道”来形容,他们不这么说还罢,他们这般一说,即即是性情温和的王皇后,这时也是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有累得让人这么上吐下泄的吗?能让人肿成这个容貌吗?”

    盯着这些太医,王皇后突然怒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一个个的,都是当世的名医,岂非就没有一个知道皇上到底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她之所以会这么生气,是因为这些太医,并不是因为没有一小我私家能说出皇上到底是怎么了,而是因为他们没有一小我私家敢说!

    皇上的病,一看就知道,绝不是什么舟车劳累。

    甚至很有可能是中毒了!

    可是,她不能猜,她必须要从这些太医的口中知道,知道皇上是不是中了毒,知道中的是什么毒!

    可现在,这些太医的体现却让她失望到了极点,她没有想到,这些太医居然一个个的会惜生如此。

    怕死可以明确,可,可他们就不知道,现在是有人谋害皇上吗?谋害大明的天子!

    突然,只感受到一阵无助的王皇后看到了进了宫来的德福,她已经知道这个德福是楚王的人,这些事情,自然有人对她说。

    “是楚王让你来的?”

    突然的问题,让德福整小我私家一愣,面临皇后的问题,他只得颔首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德福点颔首说道:

    “仆从是奉楚王命来的,楚王知道万岁爷病了,可是这个时候,不利便进宫,明个一早,楚王就会来探望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楚王惦念着皇上的身体。实在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病,这宫里头多有少便,这是内宫,外臣不到迫不得已,是不能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德福并没有说什么,而只是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仆从回去该怎么跟楚王回奏?”

    “说托你把我的话,都说给楚王听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德福看了一眼躺于床上的皇上,再看着那些吓的不敢言语的太医,随后又垂首对着皇后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向上一看,王皇后又看着脸膛和身体已经有些发肿的皇上,然后银牙一咬,没有一丝毫忌惮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告诉楚王,皇上这些年流离失所,即即是于阿瓦的时候,那缅人有意把皇上和朝廷交给清人,也不敢有伤皇上丝毫,皇上是天下共主,这天下,总是有忠臣义士在的,所以,缅人自然是不敢的……”

    在皇后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德福只是垂着头,他不敢说话,因为他知道皇后说出这番话是什么意思,她是在提醒楚王——让楚王知道,天下自然有忠臣在,他如果想要弑君的话,天下人是不会放过他的。

    听着从宫里传出来的话时,李子渊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了,他只是愣在那里作不得声。

    “孤认真成了弑君之人了!”

    抬头看着许云程,李子渊足足默然沉静了半个时辰,才说出这样一句话来,然后他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皇后的这番话肯定是要传出去的,皇后,皇后不是说给我听的,这,这个妇人,是,是说给天下人听的!”

    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李子渊整小我私家就像是遭到了什么攻击似的,语气沉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,恐怕就是孤告诉天下人说,孤绝没有鸩杀皇上,也,也不会有任何人相信孤的,朱由榔,朱由榔是好好的进的京,然后,突然,突然倒了下去,这,这,说出去,也不会有人信孤,他们一定会以为,孤,是孤杀了永历!”

    李子渊有些局促的闭上眼睛,而许云程则是不说话,他也怀疑过,怀疑过大王,究竟,这件事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如果皇上是船上的倒下的,还可以怀疑是淮王,可是现在,皇上是在上岸几天后,直到进京之后才倒下的,若是传了出去,天下人自然会将一切都联系到大王的身上,而且大王的名声……

    大王的名声确实欠好啊!

    如是换成淮王的话,没准天下人还会相信淮王的解释,可,可是大王,大王的名声……哎!那比得上淮王。

    突然,许云程像是想到什么似的,急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王,淮,淮王是当世名医!”

    一句当世名医,让李子渊猛的的站起身来,他连忙想到朱明忠是如何进的郑家军,是如何获得郑乐成的赏识。

    “医者,可救人,也可杀人,是了,是了,一定是他,一定是他下的毒,他,他朱明忠好狠的心啊!他,他居然如此侵犯于我!”

    就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似的,李子渊总算是找到了一个辩解的捏词,他冲着门凶高声嚷道。

    “快,快传太医,孤,孤要知道,要知道,皇上中的是什么毒!”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待到太医脱离之后,李子渊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起来,因为太医同样也没有谜底。

    “世间无此毒药,世间无此毒药,岂非,岂非他就不知道,他朱明忠是当世良医吗?他不知道,世间有能迟缓几日甚至几十日发作的毒药,那,那朱明忠肯定知道!肯定是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大王的报怨,许云程于一旁轻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大王,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若是皇后的话传了出去,全天下都市以为是大王杀了皇上!”

    许云程的提醒,让李子渊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。

    “以为,以为,他们还以为什么?老子要是想杀朱由榔,又岂会等到今天,即即是杀他,也不是现在,现在杀他,老子费了那么多周折才迎回来的朝廷,就,就是为了背上一个弑君的罪名,他们以为,他们以为什么!”

    怒极的李子渊甚至高声吼道。

    “大不了,一不做二不休,老子直接当天子,我看天下人,谁还敢说什么!杀了,杀了他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说出这番之后,李子渊突然猛的眼着许云程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孤欲自立为帝,现在胜算职晨何?”

    大王的问题,让许云程一阵惊诧,他的心里甚至冒出一个念头——岂非,皇上真的是他杀的?

    可,他为什么要杀皇上?

    别说是许云程吓了一跳,就是李子渊自己也被他的这番话给吓到了,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说出这番话,可是在说出来之后,反倒是不怎么畏惧了,甚至心田还隐隐期待着,期待着成为一国之君。

    这天下凭什么是姓朱的?

    姓朱的能坐得,他姓李的就能坐得!

    不信中原不姓朱,恐怕就是他郑乐成,当年想的也是想让这天下姓他朱乐成的“朱”吧!

    “他朱明忠想陷害是我杀的永历!”

    不等许云程回覆,李子渊便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哼,这天下,孤欲取之便可取之,又何需鸩杀永历?况且,孤又何需要杀他,留他一条命,让他禅位于孤,岂不正是顺应天意合乎民心……”

    说出这番话后,李子渊盯着许云程,见他一直默然沉静不语,便又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皇上身故,孤以朱效铰为帝如何?”

    朱效铰是李子渊入山西后寻得宗室,是高天子二十一子代王朱模的后人,不外其是旁系远支,基础就算不得什么数。以其为帝不用问都知道,李子渊想要干什么,他是想让那朱效铰为汉献帝,让其把大明的山河禅让予他李子渊。

    对于大王的这个想法,许云程自然知道,甚至在进入山西的时候,之所以刻意找寻宗室,外貌上是为了“善待宗室”,实际上也正是为了未来有一天,让那些个宗室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至于派上什么样的用场,可以当一面旗,也可以在须要的时候让其禅让皇位。实在,各人都是这么干,要否则,为何列位藩王都市供养少则数位,多则十数位宗室亲支,虽说那些个宗室有远有近,可归根结底,照旧为了借其血脉一用。

    现在,李子渊把一切都挑开了,甚至急不行待的丢出了这么一个宗室来,让许云程不禁有些犹豫不决。究竟,就他看来,只管他支持大王取而代之,可是他同样也知道,现在时机并不成熟。

    “大王……”

    沉吟片晌,许云程看着李子渊,用力一咬牙,然后说道……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txt下载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